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xxx

揭秘:石碏是大义亲的纯臣还是阴谋家呢?

  石碏在诛杀州吁造反中将自己的儿子也处死了,有人说他是大义灭亲,可也有人说他是姑息养奸的阴谋家。具体怎么回事呢,还让我慢慢道来。

image.png

  卫庄公夫人庄姜膝下无子,次妃厉妫也不能生育,但她有个妹妹叫戴妫,当年也陪嫁过来,生了两个小孩:完和晋。这庄姜就收养了完,视如已出。庄姜又给卫庄公物色了一个宫女,而且这个宫女给卫庄公生了个儿子,名叫州吁。

  这州吁是个暴力狂,喜欢武枪弄棒,谈论兵法。卫庄公却非常溺爱他,这更让他为所欲为。大夫石碏就进谏:“我听说爱护后代者都会教他仁义大度,让他结交贤能,远离奸佞小人。如果宠爱过度,一定会恃宠生娇,这样一定引起祸事。如果你想传位于州吁便立他为世子,如果不立他为世子,那就要稍为打压一些,这样才不会引起什么祸事。”

  可是卫庄公不听,听之任之。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州吁交情不错,没事两个就一起到处祸害别人,这石碏一气之下将石厚绑起来重打五十大鞭,并将他锁到空房中,不许他再出石家大门一步。这石厚居然翻墙逃出,然后干脆家也不回了,食住就与州吁一起,石碏拿这个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卫庄公死后传位给完,这就是历史上的卫桓公。卫桓公生性儒弱,石碏觉得这样的主公没有什么作为,干脆就告老回家,不再理朝政。这下州吁更是肆无忌惮了,天天与石厚在一起密谋造反。

  这时正好周平王驾崩,周桓王刚继位,卫桓公就想去周朝吊唁周平王并恭贺新君。石厚一看机会来了,就对州吁说:“天助我也呀,明天主公去周朝,你可以设宴为他饯行,我们先在那埋伏五百死士,到时我们摔杯为号,你出其不意杀死完,其他人如果有不从者,一并除掉。”

image.png

  这卫桓公就这样将被州吁干掉了,然后州吁对外宣称卫桓公是得了急病死得。州吁就这样上位了,于是封石厚为上大夫。卫桓公的弟弟晋一看,再不走自己的小命也得完完,立马就逃往邢国去了。

 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这州吁弑兄篡权的事在国内是传得沸沸洋洋。于是州吁就与石厚商量:“现在国人到处在传我弑兄篡权的事呀,我想杀鸡给猴看。先拿邻国开刀立威,这样就能让国人闭嘴,你看我们先拿谁开刀好些。”

  石厚:“我们的其他邻国都没有闲隙,唯独当年郑国讨伐公孙滑时来打过我们,但当年先王向郑国服了软,郑国就没打我们,但这也是一种耻辱,如果要打的话就非打郑国不可。”

  齐国和郑国当时是斩过鸡头,喝过血酒,拜过把子的。这卫国怕打郑国时齐国来救,于是卫国就纠集了宋、鲁、陈、蔡四国,连同卫国自己号称五国对郑开战。

  郑庄公确实是个枭雄,在接于卫国兵变之后就意识到卫国会对郑国开刀。一听五国要攻打郑国,郑庄公马上召开军事会议。在这会议上鹰派与鸽派是吵成了一团,反正是没有形式一致意见。郑庄公于是就作出指示:“这州吁弑兄篡权本来就不得民心,何况鲁国出兵根本不是其国君的意思,只是因为公子翚受了卫的贿赂;而陈国与蔡国与我们也没有什么仇;只有宋国因我们收留了公子冯才是真心要帮卫,如果我们把公子冯移居到葛,宋国肯定会去打葛。

  然后我们出门应战时再假装败于卫国就行。因为州吁只是想要个打了胜仗的名声而已,况且他们国内还不稳定,他们不敢在外作战太久。另外我听说卫国的石碏是一个很忠实的人,用不了多久,估计卫国还会有变(这郑庄公的大局观,对人性的把握简值让人发指呀,事后证明他的看法全对应验了)。

  结果第二天开战,郑国就佯装被打败,宋国果然去攻打葛了,另外那两国真的也只是作壁上观。这卫国见打了胜仗立马就收兵回国去了,并且一路宣传说打败了郑国。但国内的流言并没有随着这场战争的胜利而消除,于是石厚与州吁又在一起商量。这石厚就说:“我老爸一向很得国人的信服,如果我们能说服他出山辅政,那你的位子肯定就稳了。”

  于是州吁就让人带上厚礼去见石碏,但石碏托病不见。没办法,石厚就对州吁说,还是我亲自去劝我老爸吧。石厚回去对石碏说,现在国内人心不稳,州吁怕位子不保,让我来问下你有什么好办法不。

  石碏就说:“诸侯即位,都要向周天子上报,以证明是正统。如果新主公能得到周子的封赐,哪国人还有谁敢不服呢。”

  石厚:“父亲大人所言甚是,但无缘无故去周朝,必然会引起周天子的猜疑,必须得先有人在周天子那说上几句好话做好铺垫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